念佛感应录(六)

目 录

壹、现世利益

一、念佛愈病

二、念佛满愿

三、念佛免难

四、念佛鬼退

贰、往生利益

一、念佛往生

二、助念往生

三、超度往生

四、动物往生

叁、其他感应

 

 

2000年到2003年,慧净上人、净宗法师先后编述了《念佛感应录》(一)、(二)、(三),三本书一经问世流通,即受到了广大信众的热烈欢迎,短时间内便收到了极强的弘化效果,各地索请者始终不绝,十余年来一直反复大量印行流通;仅睹此书便入念佛一门者,时有耳闻;很多地方念佛道场甚而以之为弘法教材,领众集体学习,引为事证。

三书何以至此?良由编者法眼别具,独运慧心,所收录之感应事例,说服力强,可读性高;更由于其内容绝大多数系近世之事,可说极具时代感与鲜活性;又配以画龙点睛之按语说明,教理疏导明确,分析直截根源,其风格简捷明快,朴实精要,旗帜鲜明,令人一目了然,理事并彰,令读者速于专修念佛一途深生信仰,疑根顿除。

故三书编辑水平与实际弘化效果远胜同类感应集录之书,当然,也为后人编写感应录提供了范本圭臬。

2014年6月,《念佛感应录》(四)、(五)相继问世。现在,感应录(六)、(七)亦编辑完成。

后几本感应录内容虽均已在弘愿寺微信、净土宗网站上刊登,但并非在网站上刊发的所有感应事迹均入选本书。现订内容是经过编辑部反复拣别、选择,取其精要、精彩者,又文稿拣选的基本原则为纪实性强、有说服力、能更好地显明念佛的原理。

全书之体例风格、分类标题等,皆敬依前三本感应录,突显念佛“现当二益”,最终导归专修念佛、往生净土,各标题内涵之详细说明可参阅《念佛感应录(三)》之序文,兹不赘言。

虽然所有文稿早已刊发网站、微信,除部分摘自杂志、讲演集、书籍外,绝大多数是首发原创,未经改动。然而由于有些作者叙述过程不够简洁,网上阅其独篇,不觉其长,若编成书,则殊嫌繁冗,不仅令主题模糊,且恐让阅者生倦。故本次编辑过程中,在尽量保持原内容不变的前提下,对有些文稿经过了某种程度的删减。其余则主要修改硬伤,如错字、错词、错标点等。

另外,莲友们身边的感应事迹一定不止于此,或疏于记录,或投稿无门,诚望大家不吝赐稿,自己记录或请人记录,寄给我们,以便以后续编时加入,自信教人信,辗转劝念佛。

深愿本书亦能如《感应录(一)》序中说的:“能使未信佛的人信佛学佛;使学佛而不专念弥陀的人也欣然专念弥陀、愿生净土;使愿生净土却信心不够的人起决定之信;使往生决定的人能掌握确实证据,以劝勉别人专念弥陀,同蒙现当二益,共归安乐家乡。”

 

净土宗编辑部

佛历二五六○(2016)年7月

 

壹、现世利益

一、念佛愈病

1.观音菩萨梦中赐药 难治之症速得痊愈

(1)

福建漳州市南靖县安福寺居士江珠英,于2012年中秋过后,发现孙子浑身肿胀、脸色发黄,于是马上带孙子到医院检查,发现是肾病。在漳州一七五医院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回家继续吃药。每次去医院拿回来的药量很多而且费用昂贵。

江居士为求孙子病好,常来寺院拜佛、念佛。有一天晚上,忽然梦见观世音菩萨对她说:“你家阳台上就有一盆仙草,何必到处求医问药?”

江居士醒来后在阳台上到处找,找到一盆被当地人称为“片仔癀草”的盆栽植物。但江居士从来没听说这草可以吃,平时大家只会用这草晒干后泡酒,用以涂抹在蚊虫叮咬处。

江居士觉得昨晚的梦很真实,菩萨告诉她那草可以给孙子治病,她就给孙子煮来吃了。她家阳台上的草很快就用完了,因当地种植片仔癀草的不多,江居士就托人到处找。后来在湖山村又发现有人种,遂前往讨要。吃了十几次后,孙子的病好了很多。再到医院检查,医生很奇怪地说:“怎么这么快就好了?以后不用来医院拿药了。”江居士一家都非常高兴,于2013年春拿了一万元到寺院帮助建寺,也表示对佛菩萨的感恩。

(2)

田竂村有一位叫陈翠琴的女士,五十多岁,病得走路都歪歪扭扭,像风吹就要倒的样子。她于2013年春来安福寺拜佛,求佛保佑病好。其间遇见江居士,江居士问她得的是什么病,才知她也是肾病,已经非常严重,阳性三个“+”。一般得这种病的人都是倾家荡产也难以救命。交谈中,江居士发现陈女士吃的药跟她孙子最初吃的药一模一样,都是由同一家医院开的治疗肾病的药,而且吃了那么久也未见好。江居士就把她梦见观世音菩萨告诉她要吃片仔癀草的事告诉了陈翠琴,还送了一些片仔癀草给陈翠琴吃。陈女士吃了几次后,便感觉好了很多,也很喜欢来寺院,又皈依了三宝,在安福寺宗弘法师的带领下,一心念佛。

陈翠琴告诉莲友们,她家本来准备了六十万元,想让她换肾以延长生命;今来安福寺念佛拜佛,六十万元省下来了,肾病也基本痊愈了,原来阳性三个“+”,现在只剩一个“+”,医生都感到不可思议。她现在脸色红润,身体健朗。

为感谢佛菩萨,特在此观音佛七之际把这两件感应事迹分享给大众。

再次感恩大慈大悲阿弥陀佛,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愿大众常念阿弥陀佛,离苦得乐,永脱轮回之苦,往生西方极乐净土。

(2014年6月14日 江珠英、陈翠琴等口述 黄绿秀记录)

 

2.念佛重见光明

薛育才,法名佛儒,男,七十四岁,陕西西安蓝田县人,退休教师。

2000年底,薛育才老人六十岁临近退休时,不幸得了色素膜炎(虹膜炎),非常疼痛,视力模糊,遂到西安各大医院求访名医。经过好几年的治疗,花钱很多,办法没少用,手术也做了,但效果甚微。

2010年,又因角膜破裂出血,无奈接受了左眼摘除手术,之后右眼视力急剧下降,什么活也干不了,走路都要深一脚浅一脚试探着走,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其中的痛苦和不便真是难以想象。

直到2013年,阿弥陀佛加持,他有幸遇到了专修念佛的莲友,把他带到蓝田白云寺和大家一起念佛、听法。自此以后,每次共修他都积极参加,无论刮风下雨,总是第一个来,寒暑交替从不间断,念佛、听法都非常专注。

但是我从未见过他用念珠或计数器,也没见他的嘴唇动过。有时我就问他平时在家有念佛吗,他都回答说有,我也就没再说什么。因为他之前和我说过,原来的好多知见一下子转不过来,他还说自己那是所知障,所以我不知道他平时是否真的有念佛。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共修时我也没有太特别留意他,直到有一天……

又到了共修的日子,我打开寺门,正好他迎面走过来。只见他身体轻盈,步履稳健,与之前的状态完全不同,很自然地跨过门槛,和往常一样先到大殿拜佛后就到客堂坐下。更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竟然随手拿起一本《净土宗简报》,津津有味地看起来。我当时非常惊喜地问他:“您的眼睛是不是好多了?”他当时满脸微笑,而且很得意地回答我:“是啊!”真是太殊胜了!我之前写的比《净土宗简报》大十倍的字,他都要拿到外面光线很好的地方看,还很吃力,现在竟然能在室内看那么小的字,真是阿弥陀佛!

此后,还有一次共修听法时,他坐在一个小椅子上,感觉很疲惫的样子,还不停地瞌睡。接着连续三次共修都没有来,依他之前的表现可不是这样的。我担心他是不是病了,于是就请两位莲友去他家里探望,结果却非常让人兴奋。原来他老伴种了两亩地的棉花,他去收棉花了。他说,当初种棉花时他是不同意的,因为自己眼睛不好帮不上忙,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医院也再拿不出任何治疗方案,他对这个眼睛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但老伴没听他的,执意要种,现在到了收棉花的时候,老伴因身体不适干不了,两亩地的棉花全是他一个人收了。虽然辛苦了一点,不过,他自己非常高兴,因为这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现在,老人家真的是身心轻松,法喜充满,还和我讲了好多念佛后家里发生的阿弥陀佛帮忙消灾解厄的事,并且也发愿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呢!

就是这样一个从未祈求,从未拜托,随闲随忙称佛名号的古稀之人,竟然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创造了眼病史上的奇迹!我们追根究底,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得益于“南无阿弥陀佛”这句万德洪名。

(薛育才口述  佛力法师整理)

 

3.弥陀喂我吃药 梦中吐出癌瘤

我叫史俊如,住苏州新市路南园新村17幢406室,系退休教师。

2013年10月中旬单位体检,查出有胆囊癌,手术后一个多星期,于11月中旬我就出院回家了,医嘱三个月后再去复查。子女未告诉我病的实情。

2014年春,儿子有一次在谈话中说漏了嘴:“你恐怕只有一年时间还可以自己动动。”我一听,心中对自己的病情明白了,是胆囊癌,就吃了一个疗程的抗癌中成药。

有一天,我坐在阳台上,回想一生的经历:我四岁时父亲去世,七岁时母亲又故去,此后由祖母抚养。我祖母信佛,到附近庵堂烧香拜佛总把我带去,所以我从小就知道阿弥陀佛。我十四岁那年,祖母也去世了,她走前把我托付给堂叔叔,堂叔将我养大,并供我上学。我结婚后生了四个子女,生活也很艰辛,和丈夫感情又不大好,内心痛苦无人可诉。2002年,我丈夫因前列腺癌去世,为他治病把家里的积蓄全花完了。现在我只能靠每月的退休工资维持生活,再也无钱治癌症了。

想着想着,我不由得叫着阿弥陀佛对他说:“阿弥陀佛!我从小失去父母,靠堂叔叔养大,结婚后家庭生活又不幸福。现在我胆里生了癌,我若病倒起不来,又没钱请保姆,无人服侍,我该怎么活啊?求求阿弥陀佛把我胆里的癌拿掉吧,我只得求阿弥陀佛您了。”我把希望寄托在阿弥陀佛身上。

大约过了一星期,有一天午饭后我觉得很疲倦,上床就睡着了。中途我似醒非醒感到舌头边有一异物,就用舌头边缘靠近探了一下,感觉是一个很柔软光滑的肉团,很快就从嘴角滑出去了。我迷迷糊糊用手在枕头、床上摸了一下,什么也没摸到,马上又睡着了,睡得很熟。

不知睡了多久,一道很强的光把我照醒,就起床了。

肉团取出后隔了几天,在夜里熟睡中,感觉到有人把药塞进我的嘴里,我就把药吞下去了。过了几天,夜里又有人给我吃了一次药,这第二次吃的药好像是一粒胶囊。

2014年5月下旬,我因肺炎昏厥,被送到市立医院急诊科。医生得知我2013年11月在该院安装人工胆管后未复查,便和肝胆科医生会诊,做了肝胆CT。那位去年诊断我患胆囊癌的医生看了CT片惊讶地说:“胆囊内很清爽,没问题,你们调养得很好。”

中秋节时,我的表妹从亲戚那里得知我得了癌症,从上海打电话来问我,我就把上面一段事实经过讲给她听了。

我表妹是学佛多年的老居士,听完我的话,立刻惊喜地喊起来:“恭喜姐姐,阿弥陀佛把你的胆囊癌治好了!你那天求佛帮你拿掉胆囊癌,阿弥陀佛就来帮你治病了。你午睡时嘴里吐出来一圆溜溜的肉团就是那个癌组织。后来佛菩萨又在夜里睡觉时喂你吃药,你的癌症全好了!要感恩阿弥陀佛,好好念佛。”

后来,她从上海给我寄来了《走近佛教》《念佛感应录》以及《弥陀的呼唤》等好几本佛书,我看了深受启发,非常感动。

回想自己这一年多来绝处逢生的经历,心中悲喜交集,难以言表。阿弥陀佛真是大慈大悲,有求必应,救苦救难,山高海深不足以形容阿弥陀佛对我的恩德。

余生我一定一心念“南无阿弥陀佛”,一意求生极乐世界。今将弥陀为我治癌经过如实普告大众,以报佛深恩,愿闻者皆生信心,同念弥陀,同生极乐。

(2015年1月31日 苏州史俊如记述  建莲整理)

 

4.就念那个,癌症都能好?

我的老家在江西丰城袁渡太平村委会涂坊村。2010年春天,我回了趟老家,老家和我现在住的地方不太远。上午10点到了,我一路上很高兴,可是一进门看到家里人满脸的哀愁,并非像路上我期待的那样。一了解原来是奶奶病了,并且是癌症晚期,医生说:“只能活一个多月了,回去准备后事吧,老人(快九十岁了)想吃啥喝啥尽量满足,因为时日不多了。”

我急忙跑着去看望奶奶,她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春天的阳光多么温暖舒服啊。远远地看着奶奶孤单落寞的背影,我慢慢地走上去,奶奶见到我特高兴,问:“孩子你回来了哈?可是我生病了,不知道啥病,这里老疼老疼的。”奶奶拿着我的手去摸:“这里有个硬块,人家说长了石头了!”我眼泪快掉下来了,使劲忍着,知道是家人没告诉她真相,怕她难过恐惧。

我心里盘算着怎么办啊,心想:这偌大一个村子只有我接触到一些佛法,听法师讲念佛可以往生极乐,若寿命没尽还可以奇迹般活下来,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没办法了,就告诉她念佛吧。打定主意就说:“奶奶啊,您痛就念佛吧,念阿弥陀佛,听说这样就不痛,或许还会好呢!”她点头说:“以前有个云游和尚也要我念佛来着,我会念的。”

由于工作匆忙,不久我就回家了,回来后有一搭没一搭地念佛回向给奶奶,也不知道她老人家怎么样了。

再次回老家已经是暑假了,那时经常听到奶奶痛苦恐怖的叫声穿过黑夜,邻居路过也都能听到,就加快脚步匆匆离开了。家人说我不在时,奶奶也是这样天天痛苦地叫喊着,白天叫医生打止痛针,那也只是暂时缓解一下疼痛而已,解决不了问题,一会儿又是剧烈的疼痛。

了解奶奶的病情后,第二天,我就去跟奶奶说:“奶奶您没念佛吧?我们人死了就像换件衣服一样又会去找个身体,您念佛好处大着呢。若还有寿命,您的病就会好;若寿命到了,弥陀就会接您去极乐,去了以后就不会再受苦了。所以不管怎么样,您都必须念佛,好吗?”老人含着眼泪说:“孩子,我一人在这里等死啊,只有你会来看我,这次我一定念!”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我有时送些好吃的给她。慢慢地奶奶说不要再打止痛针了,说念佛就不痛了,也会起来拄着拐棍到处走走看看。又过了三个月,奶奶可以洗衣做饭了,直到现在奶奶还健康地活着。

邻居们看到奶奶从鬼门关活过来了,都说是奇迹。

有人问奶奶:“你的病怎么好的啊?”

奶奶总说:“就是念佛好的。”

“就念那个,癌症都能好?!”接着就哈哈哈哄笑起来,在旁边听的人大概也有相信的,只是默不作声。他们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只有我和奶奶心里明白:这就是伟大的阿弥陀佛慈悲真实的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