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善导德化众生——慧净上人侧记

回归善导德化众生

——慧净上人侧记

都市僻野,不论有智无智、出家在家,善恶男女之辈,年来蒙上人劝化,称佛名心喜往生,捉念珠难忘师恩;交相探问,四处打听,想对上人了解得更多,以申感恩渴仰之情。然因上人一味绝意名利,深敛内德,如高山之雪莲,远离俗尘;似崖顶之灵芝,人迹罕至。故知者甚少,识者更稀。

净宗愚钝,数年来,忝蒙上人不弃,时加慈育恩化,并曾有缘两个多月随侍上人,日夜不离左右,所见所闻,受教良多。上人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透露出一种强大的人格光辉,令我惭愧,令我奋进,给我力量,给我安慰。每当我有过犯之时,上人就像我心中的一面明镜,及时反照出来,警戒着我,提醒着我;每当我懈怠放逸时,上人又如面前巍巍高山,招引提升着我的心灵向着更高的地方迈进。人生未有穷止,净土是究竟归处。在这瞬息即逝的人世,能值遇善知识的提携,今生必归净土,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兹不揣浅陋,愿将所知上人之点滴,记之普供有缘。手笔拙嫩,犹如幼童,摹写走样,势所难免。但求不失童趣,记我心中上人之形象而已,又何能显上人高德于万一哉!

 

(一)总赞厚德

简单朴素,古风独存,平淡无奇,独露天真。

纯净安和,谦下柔顺,淡泊名利,与世无争。

悠然自得,内敛宁静,了无俗套,绝世超群。

别具慧眼,独尊善导,念佛不辍,至专至勤。

悲心广大,普应时机,众生之幸,佛法之幸。

 

(二)威仪具足

立必正直,坐必端严,行步徐缓,毫无声息。

威仪自然,不落痕迹,毫无造作,人不注意。

 

(三)念佛不辍

弥陀本愿,一向专称,言弘此教,身体力行。

从朝至暮,从暮至朝,除食语睡,佛声不停。

音声轻柔,不急不缓,神情怡悦,不掉不沉。

讲经吃饭,回答提问,极短间歇,也必动唇。

所有时间,已无水分,专致勤笃,感人至深。

 

(四)口无杂言

《大经》言:“不欣世语,乐在正论。”

上人诫谕弟子:“凡与人言,不谈世事;虽讲佛法,要归净土。”

虽然学佛念佛,一般人仍是世俗心很浓重,彼此见面,即使无话也要找话来说,不然便觉得无趣。上人则相反,绝不会说一句无意义语。对方有问,上人方答,答语也非常简略;对方无问,上人即旁若无人地专致念佛,绝不会你来我往地没完没了。

上人这种作风,可以说太出世俗常规了,所以初与上人接触的人往往觉得很尴尬,不知如何应对下语,直愣愣地冷场在那里,而上人也就一直“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地念下去。给上人打电话也这样,有时双方拿着话筒好长时间沉默无语。不过上人是因为没有闲话而默默念佛,而我们可能是不说点闲话便不会说话而沉默。

一次,一位非常景慕上人的莲友,特别赶到上人的住处拜见上人。正值用餐之时,上人亲自做了一碗面条招待。吃完,上人便端一把椅子坐在对面,一边念佛,一边慈悲地等他说话。但这位莲友面对崇仰的上人,一时紧张、激动,竟不知说什么。

上人还是一边念佛,一边慈悲地等待。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这位莲友站起来,顶礼说道:“师父!我告辞了。”上人即说:“噢,那好!”便念佛相送。

上人实在不会应酬,不会说闲话。世俗之人或许认为上人是过于愚拙了吧,然古语言:“君子盛德,容貌若愚。”

 

(五)语业德化

《大经》言:“远离粗言,自害害彼,彼此俱害。修习善语,自利利人,人我兼利。”

上人不说世俗闲语、戏笑语、责备语、指使命令语、高声语、令人起恼语。凡有言说,皆音声轻柔,谦敬诚恳,和蔼庄重。

一块燃透的炭火,不再冒一丝烟。它静静地泛出微微透明的光辉,让人喜看,一点也不觉得刺目耀眼;它持续地散发着热能,让人喜近,一点也不觉得炙烤难耐。弥陀佛心慈悲之火燃透了上人的心,上人话语只有佛心的慈悲,没有世俗的烟气。

家妹从未听过上人的声音,但一次接到一个电话,立即十分惊喜地对我说:“快!快!是慧净法师!”我一听,果然是上人。事后我问:“你怎么知道是师父呢?”她说:“我一听就知道是慧净法师。声音就是不一样!我形容不出来。慢慢的,很稳,很沉,让听的人有一种特别安心,长者的声音。温柔?温和?温暖?怎么说都不合适。一听就知道很有德行的声音。旁人哪里还有这样的声音!”事过半年,她说想到还特别激动,特别舒服。

一次,在一个旅游风景胜地,我们跟着上人在前面往山上走,后面有一队游客,远远地便听到他们当中有年轻人喊:“和尚!和尚!”并好奇不恭地议论。听着厌烦,我想加快脚步甩开他们,但上人仍是不紧不慢地走着。后面这群人嘻闹着越来越近了。我正想:这些年轻人太狂妄无礼了,得好好调教调教他们。只见上人停下,转身向他们念“阿弥陀佛”以为招呼。这群人立即安静下来,其中有年长者提议请上人为他们讲讲法。上人在一块大山石上坐下,他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拐杖、旅游帽等,围着上人团团坐下,个个神情专注,虔诚肃穆,法喜充满的样子,真是非常感人。约莫十几分钟,再起身向前走时,这群人跟在后面乖巧得像听话的小学生一样,静悄悄的。后来在别的景点又相遇,那几位年轻人竟向我们合掌弯腰!

古诗云:“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上人的语言德化就是如此。这绝非口才技巧所能为。说实在的,上人丝毫谈不上有口才,甚至有点怯怯讷讷的样子;但简单的话语,却有一种极大的感染力。刚者使柔,怯者令勇;狂野得驯服,热恼变清凉。这大概就是所谓“大辩若讷”吧!

 

(六)没有寺院

《维摩经》言:“众生苦恼我苦恼,众生安乐我安乐。”

上人谦恭退让,性喜独居,其父终时特别留下一笔钱给上人建寺安住。上人想:“弥陀愿言:一切恐惧,为作大安。与其建寺唯我一人安身,不如弘法普令众生安心。”便将这笔钱全部舍出,印赠法宝。

至今上人住在亲友临时借让之地,小小几间,但取够用。如遇急需,即搬出他住。上人已经搬过几次“家”了。或有弟子、莲友要送上人更大的房子,上人不许。

上人印施经书,从不主动向外化募,皆是自然成事。倘有余钱,他人急需,立即舍出。

 

(七)知足惜福

《大经》言:“如众游禽,无所藏积故。”

上人说:“若占有我们自身需要之外的物品,便是占有了众生之物。”

又说:“衣食之外,皆多余之物。但能不饥不寒,便应知止知足。”

一件用过的毛背心,不远万里从台湾带来送给我,因为上人说他用不着。

上人邮寄包裹,用的是人家寄给他用过的包装纸,反过来再用,工工整整包好。

 

(八)布施椅子

《大经》言:“我于无量劫,不为大施主,普济诸贫苦,誓不成等觉。”

又言:“为众开法藏,广施功德宝。”

一次,在饭店用自助早餐,人很多,已经没有座位。刚好服务生收拾了一张餐桌,我便用包占了一个位子,并招呼同行人也这么做。

上人轻声和蔼地说:“不必了!”

接下来又说:“阿弥陀佛把无上功德名号毫无条件地布施给了我们,而我们连一把椅子也不舍得布施给人家。”

这平白简单的话语,当时竟像一道电流穿遍我的全身。我默默地将包从座位上拿起,而将这句话在心中深深地记下。遇境逢缘,它便经常冒出来,像一面明亮的法镜,既照显出我的丑陋,令我惭耻,令我自新;又影现出弥陀的慈悲,令我心喜,令我安慰。

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是得到弥陀无尽的大施,而连一把椅子也不舍得布施给别人的人!难道不是这样吗?真是可耻可贱之极!弥陀是怎样的一尊佛呢?是无论如何也要救度像我这样连一把椅子也不舍得布施的人,说:“称念我名吧!来生我国吧!我要救你!”

有修养的人会说:“不要占位子,因为我们是出家人。”这固然也不错,但上人不会这样说,因为这是人前的修养,是矜持的体面。这样说还只是世俗语,而非佛法语。上人不说世俗语,唯说佛法语;凡有所说,必源于法,必合于道,才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九)宽厚慈悲

我们常常听到人说,有时自己也说:“某某人慈悲”。但慈悲是什么?慈悲的人是什么样子?我们内心真有慈悲吗?我们真正尝过慈悲吗?

在人类所有美好的德行中,“慈悲”可以说是最高的德行。只有极少数具有极高道德的人,才拥有“慈悲”这种品德;一旦拥有慈悲,便永远不会失去,而会日益增长。我们不能说:昨日慈悲,今日不慈悲;也不会有对某种人才有,对另外的人即没有的“慈悲”。

当我们赞说“某某人慈悲”时,只是因为对方满足了我们的私欲;如果下一次私欲得不到满足,心中便会嗔恨地说“某某人一点也不慈悲”。但真正的慈悲却是无私的;施者固然无私,受者也必须无私,才能领尝慈悲之味。如同洁净的食物,必须用洁净的双手来捧取;若双手污秽,必然使食物受染。

慈悲具有无限的理解与宽谅,然而丝毫不是纵容;慈悲具有最深刻的催人自新、催人奋起的力量,却丝毫不让人觉得苛求的约束。

当一个人具备慈悲的美德时,他不需要语言,不需要动作,不需要借助于任何外物,哪怕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心中的慈悲也会像烛光一样自然流泻,弥漫于整个空间,像空气一样,充塞每个角落。用心呼吸一口慈悲的空气,我们的心会立时苏醒,变得柔软而鲜活。

慈悲,能使怯弱者勇敢,使刚强者驯服,使死者复生。

慈悲,实在难以用具体的事例来指呈,因为那都太局限了。只能说一个慈悲者的慈悲,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任何人在上人的身边,都会感受到上人的慈悲,都会变得非常乖巧。跟随在上人身边,就像经中所载那只惊恐的鸽子投入佛陀的影护;我所感受到的就是如此。

一次,某人寄来他的文章,要我回复;其中对净土法门误解甚多。我即根据经教,将其错处一一指出。事后寄上人过目,上人说:“法义大致无差,只是有几句话好像是在骂人。”我说:“其人知见狭劣,我慢山高,出语立论,多背经旨;又曾多次著文无中生有中伤法门,指名道姓批评上人,无知之人皆受其骗。论其行径,直是挑破佛法眼,吹灭出世灯,实在可恨!我这样还是太客气他了呢。”

上人说:“这是一个人的个性使然。一个认真的人,绝不会对自己不知道的事不经一番实际了解,便随意批评。但不管人家怎样对我们,我们都不可这样对人家。”

轻声细语的一句话,如劲风一般一下吹散了我心中嗔意的乌云,我只觉得浑身上下透心的清凉。

上人教谕说:“弥陀如何为我,我便如何为人。”

上人说:“弥陀本愿是末法众生的最后希望。没有弥陀本愿,一切修行人走到最后都必然是绝望的。”语意之慈悲恳切,永久地在我心中轰鸣。

 

(十)单纯质朴

“直心是道场”,所谓“直心”即是单纯正直、质朴无伪的心。单纯的心可堪入道,复杂的心足以障道。真理本身是单纯的,复杂的心看不见它。单纯是一种智慧,能从纷繁杂乱的外相中,直透事物的本质。单纯乃合于道,单纯是人生之美。净土宗“一向专念南无阿弥陀佛”,不正是单纯之道吗!

上人天性单纯,一种犹如幼童未被世染的单纯,一种淳古而不知现代的单纯。任何“成熟”、“老练”、“智慧”、“圆融”,面对这种透明的单纯,都会立即原形毕露而现出其庸俗、虚伪的本质,连自己都觉得羞愧而厌嫌。如同面对清净明澈的湖水,立即照见化妆肮脏的面容。

单纯的上人,一切皆简单。

居住简单:一人独居,无有侍者。万事自劳,不烦他人。

陈设简单:佛堂无拜垫,卧室,一床,一桌。厨房无餐桌,客厅无茶几。唯一富余了几把椅子,是用来招待来客的。

饮食简单:从素食店一次购得多日便当,冷藏分食。

衣物简单:偶有多余,立即送人。

说话简单:有问即答,语意明了;无问即默,专致念佛。

书信简单:要言不繁,直截根源;蕴含慈悲,而无客套。

文章简单:任何幽滞难懂之书,经上人编述,无不宗义明朗,条理分明。

自修简单:从早到晚,从晚到早,唯是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毫不夹杂。

化他简单:无论何人,听得懂,做得到,得利益。

单纯的上人,虽无利斧,能斫众生知见繁枝;不动身口,能释我等心中重负。

上人自谓:“自小智商极低,考试往往得零分。”但正因如此,上人即弃学回家,而由家兄教以私塾。这不仅造就了上人深厚的古文学功底,也使上人从小就游心于儒道圣贤之林,不受现代文明所染;见贤思齐,躬行实践,而养成迥异凡俗的人格。

上人的父亲开小杂货店,便让上人看管,但上人“经商”与众不同,因怕亏欠对方,总是额外多给分量。本来小杂货店利润微薄,遇到上人这样的经营,自然入不敷出,越开越亏了。上人的父亲发现后,只好将之“辞退”。

与此对照成趣的是上人的“购物”观。在甘肃张掖,莲友们购买当地特产“夜光杯”,样式、色彩、花纹、透明度,逐项精细挑选。上人说:“购物大致挑选即可,不当太细挑。”

以上人的品性,凡事谨小慎微,忍辱退让,若抛置于急功好利、尔虞我诈的现代商潮社会,恐将无所适从。所以上人说他:“长大成人,坎坷困顿,无以立足社会。”是的!上人本来就不是属于我们这个世俗社会的,上人来到这个世间有他自己的誓愿与使命。

 

(十一)谦己敬人

许多人心中渴仰着能当面拜见上人,但真正遇到上人,又几乎人人当面错过。因为我们的上人太谦虚了,太普通、太一般、太没有一般所谓大法师的架子了。

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上人,上人的第一句话是:“呵,见面不如闻名啦!”上人是我们最为景仰的善知识,我们是上人的弟子,上人当着我们的面做这样谦虚的表白,真让我们一时不知所措,无言以对。

一次,莲友请上人讲经开示,直到要开讲了,上人才发现没穿大褂,便临时借了一件穿上。

即使是自己的剃度弟子,上人也从不直呼其名,而是称为某某法师,一律以法友、同参相待。

谁能想到,当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比丘专程来拜见上人向上人顶礼时,上人立即伏地回礼呢?这位我所认识的青年比丘,即使是向我顶礼,我也最多只是搀扶一下呀!亲眼目睹上人的顶礼,犹如重雷击中了我内心的骄慢,简直站立不住,惭愧得无地自容。

一般人欲向对方顶礼,总会先在心中衡量对方的年龄、身份、戒腊、名声、学问、道德、修持、化导等等,若确实胜过自己,才甘下屈;若认为彼此相当,即不肯自屈;若更以为胜过对方,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对方应该来向我顶礼。假如对方不礼,心中便不高兴,以为对方高慢。上人心中完全没有这一些,所以上人的所作所为往往有出乎常情的超越,令人瞠目结舌。

 

(十二)随遇而安

台湾经济发达,生活富裕,地域狭小,交通便利;岛内乘车,时间短,车上都非常干净。所以台湾游客来大陆,往往对行、住、游诸多方面感到不便而有微词。这很好理解,譬如在城里生活惯了,乍到乡下,一定感到万事不如意。人之常情,贪图享受,能高不能低。

上人的心时刻安住在“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当中,纯净安和,顺法而行。如水入堤,不漫不支,直入大海,丝毫也不介意外在环境的变化。

一次在南京转车,五个小时的车程,无法买到卧铺,连座位票都没有,只好硬着头皮请上人和我一道去挤车。这是一趟廉价慢车,经济条件不好的打工族、农民多乘此车。一上车,更是头大,满车是人,满地是果皮垃圾,行李挤满过道。时当夏天,烟熏、汗臭,闷热难当,难受得让人想立即逃下来。我实在找不到一块自己觉得好一点的地方让上人站,深感愧疚,便偷偷看上人一眼。只见上人一直在念佛,面色怡悦,悠然自得。那样子好像在清净无人的佛堂,独自享受着念佛的法喜。

我心安了一点,边念佛边左顾右盼地看有没有谁要下车,以便找个位子让上人坐下。上人看出我的心思,缓缓地轻声说道:“不必了!”

又说:“我们学佛的人,都说要发菩提心,可是到这个时候,自己站累了,便东张西望地看有谁下车,以便自己好坐下去,菩提心就忘记了。”

上人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在这些常人注意不到的细微地方,上人有着敏锐的观察而严格要求自己,开悟后学。

这“火车上的菩提心”的公案,是上人为我上的生动的一课。末法浊恶众生,大话虽好说,小事尚难做。真修实践之士,必能时时警觉,知我一行也修不成而发惭愧,唯以念佛,得生极乐。

 

(十三)谨严任劳

上人做事一丝不苟,有条不紊,整严而合于法度。字迹工工整整,秀美流畅;一切对象收放有序。

古人限于纸张金贵,印刷困难,往往排版很满,又无详细标点,现代人读起来颇费力。

上人所编著作,皆详细标点、分段,重要部分以黑体标出,或详加眉注、边注、科判、图表;并作序文,提纲勾要地梳理全著,点明宗义。一切务求尽善尽美。凡一切教理疏导、文字校对、版式设计工作,极费心力,皆上人一人完成。

 

(十四)回归善导

正确弘扬净土宗义,使之回归到善导大师所开显的弥陀本愿思想,是上人孜孜以求的事业。无论遇到怎样的风浪险阻,上人都义无反顾、旁若无人地稳稳驾驶着弥陀本愿的宗义大船,导引着茫茫苦海中的广大众生。

中国现代之所谓净土宗,受宋朝以后诸宗融合思潮的影响甚深。千余年来,历代弘通净土教之大德,为顺时机,一方面莫不辛勤致力于融摄诸宗归于净土的工作,另一方面又竭力欲使净土教门从诸宗法门中独立出来,其委曲艰辛难可想象。但由于善导大师《观经四帖疏》等净土宗赖以建立之根本典籍失传,失去了净教独立的理论依据,所以净土教门也就一直曲附于诸宗教法之中,不现本来面目。

降及末法今世,诸宗已悉归于净土,而净土犹未能独立;可谓法船倾颓,人天灯暗。佛法大势,何去何从?譬如一重大殿,偏柱既倾,全仗干柱支撑,而干柱偏斜未能直立,其势何其艰难!又何能长久?

众生何幸,百余年前《观经四帖疏》等净土宗本典终于回归本土,净土行人渐蒙恩泽,经一个世纪化育钧陶,今值上人出而专弘此道,诸佛护念,大势所趋,如草风靡,似水朝东。中国净土宗经过千余年之曲折迷雾,渐渐回归善导大师“望佛本愿,一向专称”之弥陀本愿思想正辙,可谓畅十方诸佛度生之本怀,慰千年古德未竟之余憾。这是何等的大事!

凡上人所有言教,皆为此一事。

 

(十五)与佛同在

若想念我时,请念弥陀佛。

我也居住在,六字名号中。

(净宗法师撰稿)

继续阅读相关标签:

手机上收藏和分享,请点右上角↗

作者: jtzzj

jtz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