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急乱投医是对阿弥陀佛没信心吗?净宗法师

弟子是一个专修念佛人,确实感受到念佛给弟子带来的变化与好处。但目前有一个困难,就是弟子得了白癜风。白癜风的确让弟子的容貌给身边的人增添了困扰。我听说某某寺院的护法请了佛牌——比如药师佛,可以消业障,这些佛牌也是经高僧毕生修为加持过的。又怕父母忧心着急,弟子又是病急乱投医,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请问这个佛牌我可不可以戴?我戴这个佛牌跟信仰阿弥陀佛是否矛盾?或者体现我对阿弥陀佛不信任呢?弟子也希望自己的白癜风能治好。该怎么做呢?

这个问题很现实。
首先我想说明,这不代表你对阿弥陀佛不信任。
如果你还是愿意求生西方极乐净土,还是愿意念阿弥陀佛往生阿弥陀佛的世界,也知道念佛决定往生;只是说,你所讲的目前“病急乱投医”的现象,显示你对教理理解得还不够透彻。不能说你是对阿弥陀佛失去信仰,只是说这种信仰还不够圆通,不够彻底,不够全面。

比如你说“这个佛牌是经高僧毕生修为加持过的”,那你要知道,这句名号可是经阿弥陀佛五劫思惟、兆载永劫修行加持过的,是他历劫修行的功德成为这六字名号。难道这念佛的功德还不如戴吉祥物、避邪物吗?

另外,说凡夫为佛牌加持,这从教理上也是说不通的。这些状况的存在,就像你说的,就是病急乱投医。

那么现在要怎么做呢?
我觉得一方面可以随俗,一方面念佛。随俗就是生了病也要去看医生。父母着急,也让他们有个安慰,该看的还是要看;人家出了主意,特别是父母的心思也要兼顾一下。当然,在我们心里,就是一句佛号。比如说你要戴佛牌,这也未尝不可,但是不要以这为主,这只是应付家人的;信仰上就专一,知道念这句佛号绝对能消业障,绝对有好处。

所以是一边随俗一边念佛,但是重心在念佛。

内在自我的信仰是专一的;外边兼顾到父母、周边的人。不然你要是不去,他们就说“你看,我们都是为你好,你都不想好”,父母也忧心。所以是做给他们看的。这是第一点。

另外,这个病到底能好不能好?
当然白癜风不算重病,就是难看一点。其实我觉得,倒不是一定要把这个具体的病改善得怎么样;你念佛、找医生,能进步到哪儿就算哪儿。我觉得,作为佛弟子,面对这个问题,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去做。

比如说:我们可不可以带着白癜风生活而心无挂碍呢?你看那个京剧小丑戴那个面具不也是画得花里胡哨的,跟白癜风差不多吗?不也挺好吗?怎么我们脸上有了白癜风就……当然我可以理解,我不是说不讲人情。

只是说,既然我们已经得了这种病,我们就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看法。
手上、脸上有点难看,那又怎么样呢?白癜风只是外表;如果我们心里有佛法,佛性的生命圆满、充实了,外表这一点点不算什么,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其实,如果你能够很大气,很庄严,很充实,很有爱心,很滋润,很无碍,人家会感受到一种精神上的光芒,不会看重这个具体的不足的地方。而所谓的足和不足也是一种观念。

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这些来升华我们的心性。

再一个,我觉得可以通过这些来进一步认识我们的内在。
这就是个面子问题嘛,就是破了面子嘛,面子不好看嘛。但面子是表面的,怎样通过这个面子来深入真实的内在呢?战国时期的庄子,他的著作是很有意思的,他著作当中的智者、圣人,都不是长得好的,都是一些残疾人,长得丑的,有各种缺陷。但是他们有非常高的智慧,有圣洁的心灵。庄子采取这样一种表现形式,我觉得有道理。为什么呢?

因为心灵上想要有很高的提升,如果不能打破面子,是很难向内在挖掘的。其实我们内心这种完整的佛性生命是非常圆满的,没有任何不足。

所以第二点,我们可以打破自己的面子,深入自己内在的真实。

第三,我们通过这一点,也知道要去护惜他人的面子。
我们自己脸上这一点都觉得不舒服了,那么别人呢?不管是表象的、生理上的,还是语言上的,还是情感上的,别人的隐私啊,面子问题啊,荣誉啊,尊严啊,我们说话尽量抱有同情心;这些方面有时候我们会注意不到,有时候心直口快就说了,现在我们自己觉得不舒服了。通过这一点,也能扩展我们的慈悲心和同情心。

当然,关系特别熟的人,说些真话对他有利益,那是另当别论;一般情况下,还是要顾惜对方。既然有这样一个白癜风的状况,就把它作为修行的对境吧,尽量念佛。

由此也可以想象,佛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多么清净庄严,对我们是多么重要。再想到我们到了西方净土,无有好丑,身皆金色,身相光明如诸菩萨具足平等,跟阿弥陀佛一样的金色之身,那多么喜乐呢!南无阿弥陀佛。希望佛祖加佑你专修念佛,心灵美也能面容美。如果现在暂时还不能达到,也不要灰心,到了净土一定究竟妙相圆满。

南无阿弥陀佛。谢谢。

继续阅读相关标签:

手机上收藏和分享,请点右上角↗